長江雲客户端

長江雲公眾號

決戰決勝脱貧攻堅 衝刺關頭勇向前

今年,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、決戰脱貧攻堅的收官之年。今天(10月17日),是國際消除貧困日,是我國第七個“扶貧日”。自脱貧攻堅戰打響以來,湖北省委、省政府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講話精神和中央的決策部署,始終把打好脱貧攻堅戰作為最大的政治責任和政治任務,以建立產業扶貧長效機制為抓手,下真功夫重點支持湖北大別山、武陵山、秦巴山、幕阜山等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農業產業發展,全省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由2013年底的581萬人減少至2019年底的5.8萬人,貧困發生率由14.4%下降到0.14%,37個貧困縣全部摘帽,4821個貧困村全部出列,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基本解決。不因疫情、洪災降低脱貧標準,全省正對剩餘5.8萬貧困人口開展重點攻堅,堅決攻克最後的堡壘,不獲全勝,決不收兵。

在十堰消費扶貧特色館,房縣小花菇、武當道茶、鄖陽紅薯粉等特色農產品,每天能賣20多萬元。

供銷e家十堰消費扶貧特產館負責人袁志平:“目前,我們已經幫助130餘家扶貧企業,完成了3000多萬的銷售額。”

年初,在脱貧攻堅的最後關口,湖北又加試一道新冠疫情考題。湖北先後發出《關於努力克服疫情影響 堅決打贏脱貧攻堅戰的通知》、出台《關於克服疫情影響決戰決勝脱貧攻堅的若干政策措施》。解決扶貧產業的農產品銷售難,就是其中之一。

十堰市商務局四級調研員庹建華:“史無前例的打出了‘組合拳’,多措並舉,組織實施了農超對接,設立消費扶貧專區、專櫃、專館,搭建產銷信息平台,開展直播帶貨,組織農副產品出口等,截止目前,已累計銷售十堰農副產品15個億。”

與此同時,在產業幫扶、就業扶貧、兜底保障方面措施,也迅速在全省實施。鼓勵企業吸納貧困勞動力就業,企業最高可以享受每人2000元的補貼。在這一政策激勵下,黃岡武穴市餘川鎮的宇希製衣廠把縫紉機、布料送到貧困户家中。

黃岡市武穴市餘川鎮幹仕村村民胡佳斌:“早上可以做點農活,中午和下午在家裏做點服裝,這樣在家裏既賺了錢,同時又做了農活兒,更何況可以照顧家裏的兒女,生活有奔頭。”

3月初起,恩施州恩施市盛家壩鎮的扶貧尖刀班成員,就對全鎮有意願本地就業的人員進行了摸排,免費安排體檢,組織專車接送面試。

恩施州盛家壩子鎮黨委宣傳(統戰)委員、副鎮長:“今天轉移的第一批100多人中,有一半是我們的建檔立卡貧困對象。”

疫情期間不能開工的扶貧車間,很多地方也制定一對一幫扶計劃。

湖北福恩鞋業廠長吳亮西:“首先我們在招工期間,是由人才交流中心幫我們招聘好,第二就是我們在資金方面的問題,政府積極採取措施。”

在黨中央的親切關懷下,湖北在解封后與上海、江蘇、浙江、廣東等6省開展“6+1”勞務協作行動。目前,全省已有超過203.9萬貧困勞動人口外出務工,比去年多13萬餘人。

開展兜底保障和社會救助扶貧,今年,湖北還設置6.68萬個生態護林員崗位,利用村級光伏扶貧收益設置5萬個扶貧公益崗位,託底安排無法外出、無業可扶的貧困人口就業。就在本月,隨州市隨縣均川鎮富家棚村11千瓦的光伏電站實現上網發電,已經80歲的潘和平不僅被安排了看護工作,供電公司還為他家裝上了伏發電設備,每年至少有4000元的穩定收入。

隨州市隨縣均川鎮富家棚村村民潘和平:“買了新電動車,又買了冰箱,我的生活條件越好,我越幹越有勁。”

在脱貧攻堅的戰場,湖北的2萬多支扶貧工作隊連打三戰、三戰三捷。2月,疫情來襲,他們逆行回村參與疫情防控;6月,汛情告急,他們扛起防災減災的重任;10月,豐收季節,他們全力拓銷路,確保增產能增收。恩施州建始縣高坪鎮土嶺村村民黃光榮沒有想到,在今年如此困難的情況下,葡萄還能有這麼好的收成。

恩施州建始縣高坪鎮土嶺村村民黃光榮:“我種了3畝葡萄,收了3000多斤,純收入可能有15000元。”

今年4月,湖北包括建始縣在內的17縣市,已經退出最後一批貧困縣,全省包括土嶺村在內的4821個貧困村,也摘掉了帽。但瞄準最後5.8萬貧困户,湖北力度不減、標準不降。國慶長假後的第一天,省委省政府召開扶貧攻堅專項會議,吹響了衝刺的總號角。會上,省委書記應勇強調,脱貧攻堅任務必須如期實現,沒有退路、沒有彈性。越是困難疊加,越要錨定目標;越是衝刺關頭,越要堅韌奮進;越是勝利在望,越要克服麻痹思想,擰緊螺絲、上緊發條,不停頓、不大意、不放鬆。目前,全省21575支扶貧工作隊、78746扶貧幹部和13348名“第一書記”,任堅守在扶貧一線。在土嶺村,扶貧工作隊支持葡萄產業發展的計劃,還在持續。

國網恩施供電公司駐土嶺村扶貧工作隊隊長譚明月:“我們將繼續在提升產業品質,拓寬銷售渠道上下功夫,將葡萄產業做好做大做強,帶動更多的村民致富增收,在小康路上闊步前行。”

(湖北廣電融媒體記者 冉濤 祝如月 責任編輯 唐元)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

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16號